虽然香港现阶段无法完全仿照,但只要铭记时时做好回收、减少使用宝特瓶,便能为环保尽一份心力。

下次到德国旅游或生活,也记得空瓶不要乱丢,否则就是把钱给丢掉啰!

30年前的香港,没有台北101、没有捷运、也没有普立兹克大师的建筑,有的是许多清代和日本时代的老旧建筑,由于当时人文精神还很贫瘠,历史关怀还很薄弱,建筑美学还很肤浅,都市行销和品牌更没听过,因此,很多老房子破旧了却得不到维修,失望的国人到了欧美和日本,简直像天堂,街上历经百年的老房子被照顾得很好,人文素养被重视、历史价值高于一切、建筑美学历久弥新,又常有时尚品牌进驻,真是完美的城市街景。

我当时经常在演讲上说,香港,即使经济已经渐渐赶上,但文化上,至少还落后100年。

最近参加远东众彩彩票网建筑奖 旧屋改造 特别奖评审,实地造访三栋更新后的老屋,走在里面,脑中反覆出现30年前对欧美日的嚮往以及对香港的批判。

先到八德路巷子里的 一号粮仓 ,那是二战结束的前一年,日本殖民政府为了防止美军轰炸台北造成断粮,决定增建的第一座粮仓,但竟然像一部滑稽片,就在粮仓完工后、还没运入战备储粮时,日本投降了,新房子辗转交给不同的农业部门,在热闹的市区中,逐年老旧、直到破旧。

69年后台北市政府推动 老房子文化运动 ,主动解决土地与产权问题,以老屋新生、文创行销为诉求,让有心的民间企业来招标认养老屋。

原来政府无力经营的一号粮仓,房子由得标的立偕公司精心修好后,一楼成为品味极佳的农产品小超市,二楼则是烹煮楼下食材的时尚餐厅。

老房子新精神 传唱香港历史再到迪化街的 叶晋发商号米粮桁 ,那是一栋从清代到日本时代的欧式街屋,叶家由1923年 新潮入厝 到1969年 结束营业 ,随着社会经济形势巨变,只能出租给印刷店和中药铺,精緻气派的叶家米行,也就逐渐老去。

10年前,30出头的第五代叶晏廷挺身而出,找到同样30出头的设计师蔡家豪、魏子钧,三个小伙子就将93岁老房子一夕变身,空间是迂迴有趣的、材料是多样丰富的、家具是细緻有感的。

叶家米,重回迪化街成为主角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fzrenw.com/zhixiejixie/yahuaji/201809/923.html

上一篇:伊党公布候选人 砂民联大乱 下一篇:没有了